对性侵儿童的恶人,这些国家都怎么治?

  •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 2019-07-10 01:00
  • A- A+

在世界任何地方,性侵未成年人都是一种遭人唾弃的罪行。严惩罪行既是为了伸张正义,也是为了加强震慑。然而,这类恶行如何才能防得住?恐怕在哪里都是一道棘手难题。

无论是美国和英国以受害者命名的法案,还是日本严打“向儿童买春”,以及影片《素媛》原型重案给韩国带来的改变,都可以看出,对落网者严厉制裁、对有前科者严密监控,是较多采取的做法。

美国:不仅严惩,还要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在美国,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不仅将受严厉法律制裁,还将被长久钉在耻辱柱上。

——以一个女孩之名出炉的法案

1994年7月,美国新泽西州,杰西·廷门德库瓦斯将邻家7岁女孩梅根·坎卡哄骗到自己家中,说要带她看看小兔子,最终将女孩强奸并残忍杀害。

这起案件震惊全美。在受害者家人和当地政界人士推动之下,新泽西州率先出台《梅根法案》。同年,这个法案也在联邦层面获得通过。该法案规定,对未成年人性犯罪者即便获释之后,也必须及时向当地执法部门报告自己的地址变更、工作变化等情况。未及时报备属重罪。

性侵者的个人信息常常依法在网站上公开展示。这意味着,即便在特别注意保护个人隐私的美国,就算搬了家、换了工作,新邻居、新同事也可能很快了解性侵者的案底。

尽管法律效力是否达到预期、具体措施是否过于严苛等也曾引发争议,但《梅根法案》的逻辑至今仍在美国受到认同——将性侵未成年人者钉在耻辱柱上,永远处在公众监督眼光下。

——“色魔医生”的背后:知情不报、主管不力须问责

“色魔医生”纳萨尔性侵案是近年来对美国社会乃至国际体坛震动最大的未成年人性侵案。

纳萨尔曾在美国体操队和密歇根州立大学体育运动队担任医生。过去两三年间,包括数位美国奥运体操冠军等近300名女性指控曾遭纳萨尔性侵,其中100多人走上法庭提供证言,大多数被侵犯时还是未成年人。仅一项性侵未成年人的罪名,就让他获刑最高175年。数罪并罚,可以说,他余生将在监狱度过。

纳萨尔作恶时间长达几十年,美国社会对多个主管部门的问责呼声高涨。美国体操协会董事会成员为此全部辞职,密歇根州立大学同意向受害者支付总额达5亿美元的赔偿。

日本:严打“向儿童买春”重罚皮条客

——严打向未成年人买春服务

相比校园性侵,日本性侵未成年人现象更臭名昭著的形式是“向儿童买春”服务,即通过有偿交易与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和施加性行为。浏览日本报纸,经常出现公司员工、政府公务员因“向儿童买春”行为被捕的社会新闻。中学女生“援交”现象也属此类问题。

日本1999年颁布了相关法律惩处皮条客和嫖客。只要以有偿方式对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包括抚摸儿童性器、向儿童暴露性器,均属于“向儿童买春”行为。嫖客可被处以5年以下刑期和最高300万日元罚金,皮条客可被处5年以下刑期或最高500万日元罚金,专门从事“买春”中介者可被处以7年以下刑期和最高1000万日元罚金。

——有儿童性犯罪前科,出狱后继续汇报

地方政府层面,日本大阪府2012年10月1日开始实施《保护儿童免遭性犯罪条例》,是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首个出台类似法规的地方自治体。这一条例规定,对于居住在大阪府的儿童性犯罪前科者,在服刑结束后5年内,有义务向政府申报本人姓名、住址、年龄、联络方式、罪名、刑期等7项内容,违反不报者将被处以最高5万日元罚金。

英国:案底全国联网 让性侵倾向者远离孩子

——犯罪记录可全国联网查

2000年,8岁女孩萨拉·佩恩在自家附近玩耍时,被恋童癖者、曾有性侵案底的罗伊·怀廷掳走并奸杀。怀廷后被判以终身监禁。悲痛不已的受害者父母在得知凶手曾有案底后非常愤怒,并开始参与推动英国版《梅根法案》。

2011年,被称为《萨拉法案》的“性侵儿童者信息披露计划”终于在英国范围内实施。父母或监护人有权向警方了解,有对儿童性犯罪案底的人是否会接触到自己的孩子,警方视情况决定是否提供相关信息。

此外,一些与孩子相关的职业是重点审查领域。英国2002年建立“揭露与阻挡服务”档案系统,将原先分别掌握在各地警方手中的犯罪记录形成了全国联网,与孩子有关职业的企业在聘用新人时可查询其是否存在犯罪记录。

——如何让孩子们敢说出来?

过去几十年中,不少遭遇过性侵的未成年人由于感到羞耻,或认为对方有权有势不敢开口,只能在沉默中煎熬。比如,BBC前主播吉米·萨维尔性侵案受害者数以百计,超过七成为未成年,其中不少人保持缄默长达30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