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从那一天走来的我们

  • 文章来源:未知
  • 2018-06-14 10:20
  • A- A+
 献给从那一天走来的我们

12岁的柯凡在破晓之前起了床。北京城东面的天际上还没有露出鱼肚白。他摸着黑,向房间外面走去。这个夜晚,他努力地想让自己睡着,可他失败了。他一直等待着早上九点的到来,好打开电视,收看芝加哥公牛队和犹他爵士队的总决赛第六场。公牛队3比2领先。他从电视上的《体育新闻》里听到的消息说,如果公牛赢了,这有可能是迈克尔·乔丹的最后一战。

这是一处北京城北边的平房大院。平房,住过吗?在那个时代的北京城里,仍然到处都是。我和柯凡一样,在16岁之前一直住在平房大院里。平房意味着,你家里没有厕所,得去公共的。因为地方太狭小,没有厨房,很多住户会单盖一间小厨房出来。柯凡他们家,就是这样。一夜未眠的他,在床上熬的实在太饿了。他决定起床,悄悄的,去厨房煮一碗方便面来吃。

他不想吵到熟睡的父母,摸进厨房,找到方便面,撕开袋子,专注地撕开酱料包,往锅里倒水。他仿佛闻到了,厨房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但他太困,太饿了。迟钝的意识,让他什么都没想。

转身,摸到灶台,点火。

方圆几百米的住户们,都从睡梦里被惊醒了。没人知道是什么爆炸了。只有大院里早起遛弯儿的老人,惊恐的看见瓦砾飞散,顶棚被冲开,一个火球在轰鸣声中飞起来,飞在天上的还有锅,灶台,一包打开了的方便面,和一个12岁的孩子。

柯凡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昏迷不醒。因为全身大面积烧伤,为了防止创口和被单发生粘连,他是手脚被绑住,半悬挂在床上的。他像一只剥了皮被挂在那里的青蛙——多年之后,当我听见他的讲述,去想象那时的情景,我的反应就是,那不是跟青蛙似的吗?柯凡得等待着做植皮手术。两天之后,他逐渐清醒过来,他感到身上有上万只虫子在咬啮他。他知道,这辈子都不会有比这更疼和痛苦的经历了。

相关新闻

回到顶部